攝影與詩歌 / 待分類 / 小暑 • 古詩詞賞析

分享

   

【香港嘉裏物流】小暑 • 古詩詞賞析

2019-12-26  攝影與詩歌

小暑是農曆二十四節氣之第十一個節氣,夏天的第五個節氣,表示季夏時節的正式開始;太陽到達黃經105度時叫小暑節氣。暑,表示炎熱的意思,小暑為小熱,還不十分熱。意指天氣開始炎熱,但還沒到最熱,全國大部分地區基本符合。全國的農作物都進入了茁壯成長階段,需加強田間管理 。

小暑 · 古詩詞

“何以消煩暑,端坐一院中。

小暑· 古詩詞賞析


圖片:©網絡

本期作者

顏如、師兄也、青谷、幽月青痕、楊慧鵬、白嵐

小暑 · 古詩詞

《悠然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宋 · 陳起

向來蓮社本遺榮,勾引淵明造道場。

梵葉翻殘空佛印,念珠持久現圓光。

秋花依約生涼意,暑雨微茫送夕陽。

客退飯餘無個事,悠然一枕到羲皇。

《暑雨微茫夢裏淚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賞析:青谷

一世悠然,難道不是最勾引人的?時當小暑,“晨夕看山川,事事悉如昔”在全部山川背景下,如果只想一個人,仍是遺世及今的“隱先生”淵明,這在中國人看來並不意外。正如陳起寫《悠然》詩,也最先想到了“採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”的淡泊身影。

惜背影遠去,站在暑雨微茫中,別了客,吃完飯,也送走夕陽,詩人本希望悠然無事,一枕睡進愜意的羲皇鄉!而現實卻是,無論想象着如何“佛印梵葉”、“珠現圓光”,“羲皇之世”只是夢!正像歷代皇權治下給黎民百姓描繪的“桃源”式“盛世”,其民恬靜,舉世安然,不過是古今人共同想象無盡的夢。忽想起喜劇演員卓別林説的話:我一直喜歡在雨中行走,那樣就沒人能看見我的眼淚。好些日子裏,晨起或夕暮,一霎閃爍的雨跡,飄過灼熱陽光,灑落在樹葉、菜園或野花雜草中,幾乎看不見,但它確實來過了。暑雨微茫,或正是詩人曾流過沒人看見的眼淚呢。

在經濟繁榮、也大規模開啓文字獄的宋代,作為詩人,陳起沒有因詩掉了腦袋,但作為書商,因從事編著、出版、賣書和藏書,刻印《江湖集》,還是沒逃過“一陣東風剪牡丹”,被當朝宰相史彌遠誣為誹謗,《江湖集》遭劈版,人被起獄流配,及至牽連士大夫詔禁作詩,直到史死後得赦,得以重操舊業。他能僥倖活下,個人屬命大,對一國之政,恰是惡劣的“人治”例證。

2006年,國家圖書館出版社出版了他的《芸居乙稿》。當時開書鋪,他就負有盛名,現在成了為世珍重的刻書大家。而在宋開國之初,就設有司巡察親事官、親事卒及邏卒一類特務,“祖宗使之周流民間,密行伺察 ”,“潛遣邏卒,聽市道之人謗議者,執而刑之……”在鼓勵告密、壓制異見、封殺思想、肉體可隨時失蹤的地方,人頭上懸着刀把子,還會有“羲皇之世”夢想成真?


圖片:©網絡


小暑 · 古詩詞

《消暑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唐 · 白居易

何以消煩暑,端坐一院中。

眼前無長物,窗下有清風。

散熱由心靜,涼生為室空。

此時身自保,難更與人同。

 《但能心靜即身涼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賞析 : 顏如

小暑未至,天氣早已“地煮天蒸望雨風”,心中雖渴望來一場“蟬噪林逾靜,鳥鳴山更幽”的旅行,但居於高樓環繞的城市,在滾滾熱浪中無法自拔的我們,既不能學秦觀“攜杖來追柳外涼”,又不能像楊萬里“戲掬清泉灑蕉葉”。避暑最高境界,或許不是空調冷飲,而當屬心靜自然涼。正如白樂天所説:“散熱由心靜,涼生為室空。”給我們開出了一劑最簡單卻也最難做到的消暑良方:寧神靜氣,涼意自至。

“眼前無長物,窗下有清風。炎炎夏日,”詩人獨坐院中納涼,眼中無多餘的東西,心中無過多的掛念,臨窗感受徐徐清風,清涼自心生,這是何等的愜意,何等的怡然自得!心靜自然涼,其實還有一層意思,就是心“淨”自然涼。正如 “眼前無長物,涼生為室空”兩句,想必白樂天的院中也未必真的一塵不染,雜物全無,只不過萬事萬物入眼而不入心而已,心裏清淨,無掛無礙,自然也就不再燥熱,頓覺清涼起來。

《菜根譚》雲:“熱不必除,而除此熱惱,身常在清涼台上;窮不可遣,而遣此窮愁,心常居安樂窩中。” 夏天的暑熱不必尋找特殊方式消除,只要消除煩躁不安的情緒,就猶宛如坐在清涼台上一般涼爽;物質的貧窮不能改變,但只要能排除因憂惱貧窮而生的愁緒,心境就會積極愉快。“人人避暑走如狂,獨有禪師不出房。非是禪房無熱到?但能心靜即身涼。” 這固然是一種心理上的自然現象,也是一種修行功夫,“安禪何必須山水,減去心頭火亦涼”,修養功夫深的人,自然能夠做到不受外界的影響,而常人往往不能為,所以,凡人總是有種種不由自主的煩惱。但如果能時時靜心凝神,感悟自然清風的和諧,培養修身養性的積極態度,每逢大事有靜氣,世俗人生也會少了許多煩惱,而代之以自在清涼。


圖片:©網絡

小暑 · 古詩詞

《聞早蟬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唐 · 陸暢   

落日早蟬急,客心聞更愁。

一聲來枕上,夢裏故園秋。

《思鄉的蟬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賞析 : 師兄也

蟬在我國詩歌中,還頗有地位。《詩·大雅·蕩》中便出現蟬了,詩曰:“如蜩(蟬)如螗,如沸如羹。”

在眾詩人筆下,蟬都是什麼含義呢?

簡單舉些常見的例子。“居高聲自遠,非是藉秋風”,蟬代表高潔品質;“先秋蟬一悲,長是客行時”,蟬有離別傷感之意;“一聞愁意結,再聽鄉心起”,你看蟬還能代言思鄉情。

路暢這首《聞早蟬》,便是通過蟬聲表達思鄉之情的。“落日早蟬急,客心聞更愁。”傍晚時候,太陽要掉下去了,蟬叫得越兇,聲音越大,彷彿很着急的樣子;而着急促的聲音傳到詩人耳朵裏,便出發了詩人的愁緒。詩人遠在他鄉,在異地聽到熟悉的蟬聲,如何不思緒萬千?再加上天將黑,那種隻身在外的孤獨感給思鄉情緒加了Buff。“落日”、“客”、“愁”,從這些字眼上,我們便能看出詩人想表達什麼了。

“一聲來枕上 ”,直到詩人躺在牀上了,冷不丁的還有一聲蟬叫遞到耳邊,詩人思鄉的情感到了頂點,已經延續到他的夢中了。“夢裏故園秋”,在夢裏,詩人終於回到故鄉了,故鄉那個時候正是秋天,秋光如畫。

陸暢這首五絕我最喜歡前兩句,首先是詩人觀察仔細,傍晚蟬的確叫得比日間更猛;其次是相似的情感,感同身受。


圖片:©網絡

小暑 · 古詩詞

《六月五日偶成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元 · 倪瓚

坐看青苔欲上衣,一池春水靄餘輝。

荒村盡日無車馬,時有殘雲伴鶴歸。

《落日影長長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賞析:楊慧鵬

人在孤寂與落寞時,時間過的最慢,萬物彷彿凝固了一般。萬籟俱寂,無物無我。也許只有在此時,人們才能參透生命的意義,感受到大自然的空靈和浩渺。悟得人在天地之間,天地在我胸中的境界。

此詩言人獨坐孤村池水畔,一呆就是從早上呆到黃昏。或有思、或無思的狀態。由於呆的時間長,青苔都快長到身上來了。落日的餘輝掩映着優美的池塘,在的這個地方一天都見不到人,只有殘雲陪伴着暮歸的飛鶴慢慢從遠方飄來。此詩更如靜止畫,有些許悲涼,點綴在迷離的眼光之中,讓人不勝感慨。

倪瓚是元代畫家、詩人。擅畫山水、墨竹,早年畫風清潤,晚年變法,平淡天真。疏林坡岸,幽秀曠逸,筆簡意遠,惜墨如金。以側鋒幹筆作皴,名為“折帶皴”。墨竹偃仰有姿,寥寥數筆,逸氣橫生。書法從隸入,有晉人風度。與黃公望、王蒙、吳鎮合稱“元四家

倪瓚有一首散曲〔折桂令〕説:“天地間不見一個英雄,不見一個豪傑。”他不隱也不仕,漂泊江湖,別人都不瞭解他,他也不想被人瞭解。這首詩也許是他生活真是的寫照吧。倪瓚的畫成就最大,影響了中國明、清到當代數百年的風格。

附:小詞一首

天地時空遠,古詩日月長。

疏林野鶴歸,白日閒雲蕩。

生於戰亂時,何人外其身。

畫作無言語,世間璀璨芒。


©圖片:網絡

小暑 · 古詩詞

《七絕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宋 · 晁補之

一碗分來百越春,玉溪小暑卻宜人。

紅塵它日同回首,能賦堂中偶坐身。

《碗裏的春天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賞析:幽月青痕

一首古詩若喜歡定會有喜歡的理由,要麼是詩中的某句詩詞讀來如飲甘露,回味綿長,從此便在心口幽居。或許在某個場景下觸景生情,不自禁的淺吟,已勝過千言萬語的喋喋不休,恰到好處的表達,不僅愉悦他人更重要的是愉悦了自已。詩詞的魅力不僅僅是語言上的,更多的是來自詩人對於生活的描述與解讀,即是一草一木也是人間有情物,均藴含着對於生活極大的熱愛之情。

“一碗分來百越春,玉溪小暑卻宜人”小暑的燥熱在詩人的碗中卻多出了幾分青翠,這份青翠有着凝神生津的功效,讓那份燥熱遊移在“一碗茶,臨窗而坐,聽竹雨松風”之外。世間事,多數人尋求的是以自己喜歡的方式來度過一生,但人生的起落豈是人願所能左右。怎樣以自己的方式在風雲變幻的塵世中過的灑脱自在,並非件容易的事情,可能需要窮盡一生為所喜愛的事物去奮鬥而不是它就在哪裏,伸手可得。

這首詩詞裏沒有令人十分着迷的詩句,“一碗分來百越春”即便這句也足夠在炎炎夏日裏帶來身心的片刻清明。詩人的這首詩詞裏沒有濃烈的感情色彩,或者説就是碗粗茶並不是頂級西湖龍井卻有着風輕雲淡的灑然。忽然想起“茶禪一味”

茶,可品人生浮沉,禪,可悟涅盤境界。在如夢似幻的世間,當如同茶般“雖經萬劫.不改初衷,通曉生死,日月在心”。即便做不了閒雲野鶴般的神仙也要做個百折不撓的“閒人”。


圖片:©網絡

小暑 · 古詩詞

《安禪逢小暑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唐 · 李頻

卻憶涼堂坐,明河幾度流。

安禪逢小暑,抱疾入高秋。

水國曾重講,雲林半舊遊。

此來看月落,還似道相求。

《便來清晨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賞析:白嵐

暑熱天,在南方城市悄然而至,又被陣暴雨一下子澆息。到第二天,又是熱得讓人喘氣。《安禪逢小暑》是在小暑中靜心打坐而寫下的,詩人李頻是個好官,安一方百姓,被人稱道。

在任武功令時,當地強暴橫行,他查明地方惡霸實情,予以嚴懲。適遇荒年,開倉賑災,引水灌田,人民安居樂業。後升侍御史,調都官員外郎。

正氣凜然的心胸,也完全沉澱在詩人的詩裏。第一句,看似在小暑天雖然想念坐在涼爽之地,心中更有河水的流動,用修飾“河”的“明”字。更讓人聯想是明亮、清明、明淨甚至廉潔的寫照,是否詩人在懷念曾經的和諧與寧靜?當刻意打禪入坐又遇炎熱的天氣,身體抱疾像時境走入了秋天的況味大憂而至。

乾符年間詩人自薦,任建州刺史。當時黃巢起義軍從浙江衢州700裏過建州,又因唐宦官擅權,藩鎮割據,盜賊四起,建州局勢混亂。李頻上任後,首先宣佈政教條例,肅官規,懲盜賊,禮與法並行,使建州得以安定。

憂患之心從頭到尾,詩人不能放下。安慰自己的事情,仍然重新講起,又一次遊歷,就像他每天都在望着月亮落下,等待

黎明來臨,求道之心永存。詩看似四句那麼簡潔,詩人大求的心,胸懷蒼生,才能迎來不一樣的清晨。


圖片:©網絡





 

題圖來源:網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